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下属企业新闻

【国药集团优秀企业故事展播】生命,从秦巴腹地传递到雪域高原

发布时间:2022-10-06 来源: 阅读次数:539

生命,从秦巴腹地传递到雪域高原

——郧阳区16岁男孩车祸死亡捐器官,藏族同龄少年来堰换肾重获新生

跨越3200公里,一颗肾脏,是怎样让两名16岁的少年完成生命接续!

连接汉藏两族,一条哈达,又是怎样让两个民族的情谊愈加浓厚!

2021年8月23日上午,身患尿毒症的16岁藏族少年旦巴旺堆从湖北十堰国药东风总医院康复出院,家人从西藏日喀则寄来20条洁白的哈达,献给国药东风总医院器官移植科一群“最可爱的人”。20多天前,十堰市郧阳区一个岁的16男孩因为车祸救治无效死亡,父母忍痛捐出了他的肝脏、肾脏。正是这颗来自同龄人的肾脏,给了旦巴旺堆第二次生命。

郧阳16岁男孩车祸死亡捐器官

2021年7月的秦巴腹地,酷热难耐。

家住郧阳区的亮亮(化名)刚刚初中毕业,16岁的他遭遇了一场车祸。

这场车祸很严重,亮亮被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救家人紧急将他送到十堰大医院治。医生们判断,亮亮的伤情太严重了,救治的希望很渺茫。医生把冰冷残酷的事实告诉了亮亮父母。

他是个乖巧可爱的阳光男孩,原本马上就要上高一。一家人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亮亮的父母不愿放弃,坚持将孩子转到武汉大医院,“想和命运在搏一搏”,希望奇迹出现。然而经过专家们会诊,亮亮的病情并无半点转机。

这期间,亮亮的父母了解到人体器官捐献。“我们希望儿子的生命能以另一种方式在世上延续。”陷入悲痛中的父母联系上器官捐献协调员。

经医院神经外科、重症医学科等多个学科专家多次会诊,确诊亮亮为不可逆脑损伤,积极抢救也不能挽救生命,符合DCD(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条件。

看着病床上可爱的儿子再也醒不过来,亮亮的父母端详着儿子的面庞,泣不成声。

 就在这一刻,亲人阴阳两隔。

在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的见证下,亮亮的父母用颤巍巍的手在表格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同意将儿子的1个肝脏和2个肾脏捐献。

经过人体器官分配系统,亮亮的1个肝脏和1个肾脏分配到武汉同济医院,另一个肾脏被分配到国药东风总医院,用来挽救肝、肾衰竭的危重病人。

藏族同龄少年来堰换肾获新生

生命原本没有约定,只因大爱而相逢。

在千里之外的雪域高原上,有一个与亮亮同龄的藏族少年旦巴旺堆,正经历着尿毒症的痛苦。

今年16岁的旦巴旺堆和母亲生活在一起,2015年5月在北京查出尿毒症。6年来,家人带着他四处求医,希望给他换肾,让他能快乐的成长。然而,一直等不到合适的肾源。一个月前,他们得知国药东风总医院可以开展肾移植手术,就到十堰做了登记。

7月31日,在西藏日喀则家里的旦巴旺堆接到电话,说肾源匹配成功,需要到位于十堰的国药东风总医院完成肾移植手术。

这通电话,让旦巴旺堆看了生的希望!

他和母亲来不及多想,在表哥丹巴的陪伴下,当即赶到拉萨,乘坐当天的飞机到重庆,第二天转机飞往十堰。

由于器官捐献移植需要在可控时间内完成,国药东风总医院充分做好了手术准备,并派车到机场等候。8月1日11时许,旦巴旺堆一下飞机,就被送往医院手术室。

当天中午,国药东风总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郭小军率领团队为旦巴旺堆进行肾移植手术。“手术非常成功,术后恢复得也好。”这颗肾脏就是亮亮捐献的。

“因为男孩亮亮的义举,改变了雪域高原上一个藏族男孩的命运,”郭小军介绍,他从事器官移植工作20多年来,第一次遇到两个民族的生命以这样的方式传递,“巧合的是捐献者和受捐者年龄一样大,就好像他们前世有一个约定,生生相惜,不离不弃。”

花开有声,大爱无疆。所有这些,都在将亮亮短暂而美丽如花的生命永恒定格,并持续绽放缤纷我们这个世界。

千里买哈达敬献给白衣天使

考虑到旦巴旺堆一家人的生活习惯,医院为他们安排了单间病房,准许他们在房间煮奶茶。

“术后24小时,医护人员轮流陪护,还增加每天的查房次数,确保术后恢复达到预期的效果。”郭小军每天都要去看看旦巴旺堆。经过20多天的治疗,8月23日,旦巴旺堆顺利出院。

在十堰治疗期间,旦巴旺堆和家人感受到了来自医护人员的精心呵护和照顾,他说:“虽然我们是藏族,母亲不会普通话,我也说得磕巴,但在这里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医生和护士姐姐把我照顾得很好。”

为了表达谢意, 旦巴旺堆的表哥丹巴从西藏购买了20条哈达,通过快递寄到十堰。出院那天,他带着表弟为全科的医护人员献上洁白的哈达,致敬他们的精湛医术、兢兢业业和仁爱无私。

医患之间的情谊,始于信任,敬于相伴,合于医术,久于医德,终于感恩,这些凝聚在一条哈达上!

因为肾移植术后需要观察尿量、血压、肌酐等指标,还要进行后续定期随访、复查,考虑到日喀则当地医疗条件,郭小军建议旦巴旺堆母亲在医院附近租住3个月。在医院的帮助下,他们很快在青年广场附近租到一间干净敞亮的小房子。

出院前,考虑到表弟年纪小,姨母不会讲汉语,丹巴找到郭小军,希望在出院后的观察期予以特别关照。郭小军承诺,让丹巴放心回西藏,他会照顾好旦巴旺堆。

医生守承诺登门看望藏族母子

8月26日上午,冒着绵绵秋雨,郭小军和护士长邓红琴,拎着苹果、牛奶、沙琪玛等,去看望旦巴旺堆和他的母亲。

做完移植手术的旦巴旺堆,终于摆脱了常年透析,脸上渐渐有了血色,面露微笑。

“这几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郭小军问到。“感觉好多了,谢谢郭主任。”一脸稚气的旦巴旺堆,用尚不流利的汉语轻声说。

“平常不要吃烧烤,也不要吃海鲜,香蕉、柚子这些含钾高的水果也不要吃,避免增加肾脏负担。”虽然出院前已经给旦巴旺堆科普过饮食注意事项,但他还是细细嘱咐了一遍。

“西瓜可以吃吗?”旦巴旺堆问。“西瓜利尿,当然可以吃,但也不要超量。”郭小军告诉旦巴旺堆,“病情上有任何疑问,你直接给我发微信;生活上有需要帮助的,你直接联系护士长,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你的。”临走前,郭小军拍了拍旦巴旺堆的肩膀,虽然他和母亲在十堰人生地不熟,但不要有后顾之忧,这3个月好好休养,科室、医院都是他们的坚强后盾。

“我女儿和你同岁,正在上高中,希望你努力恢复,尽早回归课堂,争取努力考上大学。”临走时,郭小军对旦巴旺堆说。

“谢谢!谢谢你们!”虽然雨越下越大,但他坚持把郭小军一行送到小区门口。他满心期待,在离家3200多公里外的秦巴腹地十堰,他找到了回归生活、回归学校的希望。

雪域千年情,汉藏一家亲!两个16岁的汉藏少年,一个在西南边陲,一个在华中腹地,素昧平生的他们却以器官移植的方式,让时光这样接续,让血脉这样相融,让生命这样传递。